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11rba.com_手机APP下载中心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20 04:18:15  【字号:      】

www.11rba.com_手机APP下载中心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

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

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

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以青春之我,绘青春中国(逐梦70年)#标题分割#  嫩绿轻红(中国画)  何晓云(中国美术馆藏)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以来的100年,是中国青年一代又一代接续奋斗、凯歌前行的100年,是中国青年用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中国、青春之民族的100年”。100年来,尤其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手握画笔、刻刀的美术青年,以赤子之心,将个人梦想、艺术理想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绘就青春画卷,掀起、引领一波又一波美术变革的浪潮,展现出青春与文艺所独具的先锋力量。  青春的赞歌  青春如歌。古今中外,表现青春题材的美术作品不胜枚举,它们犹如青春的赞歌,响彻大地,在美术长廊中凝成最为绚烂的颜色。  新中国美术中的青春题材,呈现了不同时期青年人的精神面貌与时代风采,反映出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黄新波在1961年创作的版画《年青人》(见上右图),正是以执笔的知识女青年自信的形象、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压输电线路塔的背景,表现了青春的朝气和青年人投身祖国建设的理想,以及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的时代浪潮,使作品超越时空,散发出一种永恒的美。  青春意味着风华正茂,意味着无限成长的可能。青春题材的美术创作,也在中西艺术之间,寻求艺术创新的可能性,从而参与并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青年人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对青年人的描绘、对青春的咏叹,最能呈现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社会愿景,为时代发展、艺术创新注入新动力,从而开拓出中国画变革、油画民族化的成长之路。  工农兵朴实的形象特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术创作中人民形象的重要表征。王文彬的油画《夯歌》,被视为新中国油画民族化探索中重要的艺术成果。作者以明亮的色彩,描绘了五位年轻的农家姑娘奋力打夯时的欢乐场景。宽银幕式构图,让视野更加开阔,阳光照亮天地间,逆光中姑娘们富有动感的身姿格外优美又不乏力量感。仰视的视角,以及纯净、透明的色彩处理,加强了热火朝天的劳动气氛,热烈而铿锵有力的艺术处理,奏响了民歌般高昂欢快的旋律,生发出一种升腾的艺术感觉,激扬奋斗精神,绽放青春光芒。  改革开放后,美术工作者着眼于历史与现实,更加充分地展现了青年一代在不同时期参与革命、建设、改革的奋进精神,促进了艺术多元化发展。例如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作品、苏笑柏油画《大娘家》,作者以巧妙的构思、特写式的构图、明丽的色彩,将主题性创作表现得不同凡响——近乎抽象式的色块刻画出一位受伤的女红军在熟睡,她头缠绷带、戴着军帽,年轻面庞宁静平和,床头摆着一碗荷包蛋,枕边放着几颗红枣,军民情表达得含蓄又美丽。这种寓抽象于具象之中的艺术处理,在历史的追寻中将美的形式探索带入现代文化情境。  城市的快速发展,也让美术工作者将目光更多投向都市青年,艺术视角的变化进一步加快了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步伐。例如,何家英在创作《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之后,将视线从乡村转向城市,创作了《清明》《酸葡萄》《秋冥》等系列作品,表现了城市女孩的安静、优雅和高洁。他将中国工笔画传统精髓与西画严谨扎实的造型融为一体,结合当代审美,根据艺术表现需要创新技法,在古今中西融会中探寻艺术规律和契合点,以朴素清雅又浑厚丰盈的艺术风格,精心描绘年轻而现代的东方女性之美,创作出一批洋溢着时代气息、引领审美风尚的工笔佳作。  新生代艺术家对青春题材的表现更加丰富且颇具个性。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何晓云中国画《嫩绿轻红》(见上左图),以两位年轻女兵在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衣着时尚的都市女孩擦肩而过的场景,表现同一时代都市女孩的明艳绮丽与解放军女战士的清新朴素。美的对比,令观者对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的解放军肃然起敬。青年艺术家王冠军《锦瑟华年系列》,则聚焦都市中的大男孩,将都市男性青年群体的阳光、文艺、忧伤等多种情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掀起工笔画新风。  新时代召唤新青年,塑造新青年,也成就新青年。国家一向重视青年的力量。作为国家级综合大展,1957年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为新中国培育的第一代青年美术家搭建了展示才华的重要舞台,当年一些崭露头角的青年美术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美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和骨干力量;1980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更是推出了像罗中立油画《父亲》等许多新人新作,很多作品呈现出个性化与多样性,让人耳目一新,这为繁荣社会主义美术创作、发现青年美术创作人才做出新贡献。从2008年开始,全国青年美展恢复每3年一届的举办制度,并成为众多大展中被广泛关注和期待的重要展览。在这个舞台上,新人新作被充分挖掘,青年的成长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这无疑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在全国青年美展的带动下,近年来,不论大展还是小展,面向青年征集作品的展览越来越多;中国美协等更加重视青年的成长,除了为其提供学习培训等舞台,还连续多年举办中青年美术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促进其创作思考。更多青年艺术家显露锋芒。例如,80后艺术家彭伟创作的《而立之年》,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金奖,通过刻画80后自信稳健的形象,表现了新时期新青年的理想与担当。  崭新的开拓  青春,还是一团跃动的火焰。  “五四运动以全民族的力量高举起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五四运动以来,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国家危难时刻不惧流血,国家建设时期不惜流汗,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美术界的青年人同样争做时代先锋,以崭新的、具有引领性的艺术创造,冲锋在前。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至上的现实主义成为创作主流,中国画在改造,艺术的大众化以新年画运动等方式呈现,为人民服务成为文艺永恒的主题。20世纪初期那些曾经血气方刚、引领美术变革的艺术家成了长辈,持续关注和培养着年轻一代。几代美术工作者以不同方式,共同完成新中国美术诸多时代命题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  就中国画而言,50年代的新兴趋势源于一批年轻人的引领。传统中国画偏重于山水与花鸟,新中国美术则在人物画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引领下,写实人物画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北方以蒋兆和人物画教学体系为代表,培养了一批年轻的人物画家。例如,姚有多创作《新队长》时仅25岁,杨之光以《雪夜送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时仅29岁。同期的新浙派水墨人物画,其核心人物也是一批年轻人——25岁的周昌谷创作的《两个羊羔》,获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方增先创作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粒粒皆辛苦》时才24岁。50年代中期,30岁的黄胄创作了《洪荒风雪》,该作品获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60年代,创作《祖孙四代》的刘文西,时年29岁……青年时期即创作出经典之作的例子,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不胜枚举。  80年代以后,一大批美术新秀,在1977年重新招生的美术教育中以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标志异军突起,此后更形成一个又一个青年美术群体,掀起一个又一个美术思潮。尽管其中有躁动,有幼稚,但新中国美术一路走来,因为这些年轻人,充满变化无穷的丰富形态与生气勃勃的无限活力。  进入新世纪,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依然独具创作活力,除了装置、新媒体艺术等领域的探索,在主流美术创作中也占据了较大比重。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继“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在相继启动的《中华家园》美术创作项目及“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重大美术创作工程中,青年的创造力得到彰显——这些大型美术创作工程汇聚了全国美术界老中青精英创作力量,其中大多数创作群体,虽有资深艺术家领衔,但更多的仍是今天的青年艺术精英。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代又一代年轻过的、正年轻的美术工作者,用他们青春的力量,引领新中国美术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从今天走向未来。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责编:单芳、陈悦)

建德打造全省乡村振兴示范区 乡村里有诗与远方#标题分割#建德市大慈岩镇里叶村的荷田美景  十里荷花、百里荷香、千年荷村、万亩荷田,进入盛夏,建德市大慈岩镇里叶村的荷田美景,吸引着万名游客闻香而来。荷花的最佳观赏期一直要到9月,鲜莲蓬、莲藕、莲子、莲子酒,鼓起了农户的腰包。里叶村党委书记叶麒一脸兴奋。  漫步大慈岩,里叶盛开的荷花、新叶错落有致的古建筑、大慈岩村现代风的民宿、大慈岩集镇高低错落的马头墙,荷美大慈岩、悠悠古民居的山水画卷正缓缓打开。  大慈岩镇是建德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缩影,依托资源、全员参与、一村一品,一场致力于党建红、生态绿、产业强、人才兴、文化浓的乡村振兴示范区大行动正在建德迅速展开。  李家镇李家村塘底自然村原来是石灰石矿区,矿山停产后,一度成为环境脏乱的代名词。怎么办?怎么干?运用丰富的石头资源打造赏石小镇,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李家村找到了方向规范附房、改造鸡棚、美化庭院、拆除棚厕、破除围墙,在赏石小镇目标引领下的党建+五大革命如火如荼。  现在的塘底,废旧矿山修复了,石景公园建成了,村庄景观提升了,老窑洞成了景区,废矿山成了艺品展示地。村里还打造多彩田园景观,推广种植黄栀子、樱桃、油茶等经济作物,实现了村级发展、群众增收、集体消薄、人居环境提升等深度融合。  杨村桥草莓小镇、三都柑橘小镇、乾潭胥江风情、寿昌西湖水街、大同稻香田园、大洋红色印象、莲花戴家民宿,以及星罗棋布的21个果蔬乐园,拼接成一张建德乡村振兴示范区的风景画。  布局优、颜值高、亮点多,有回忆、有故事、有愿景。建德通过基层组织振兴,激活乡村振兴内生动力,立志把乡村的点上盆景建成面上风景,实施八美联动全力推进美丽建德建设,3年计划投资近百亿,目前已完成投资26亿余元。全域呈现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特点,景点、景区、景观三景融合特质,全面推进农耕文化美丽田园、村落文化记忆乡愁、民宿文化新安渔家、好客文化喜迎宾朋4条美丽乡村风景线建设,串起全域229个行政村,打造乡村发展新蓝海。编辑:吴越浙江在线地方中心出品建德打造全省乡村振兴示范区 乡村里有诗与远方#标题分割#建德市大慈岩镇里叶村的荷田美景  十里荷花、百里荷香、千年荷村、万亩荷田,进入盛夏,建德市大慈岩镇里叶村的荷田美景,吸引着万名游客闻香而来。荷花的最佳观赏期一直要到9月,鲜莲蓬、莲藕、莲子、莲子酒,鼓起了农户的腰包。里叶村党委书记叶麒一脸兴奋。  漫步大慈岩,里叶盛开的荷花、新叶错落有致的古建筑、大慈岩村现代风的民宿、大慈岩集镇高低错落的马头墙,荷美大慈岩、悠悠古民居的山水画卷正缓缓打开。  大慈岩镇是建德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缩影,依托资源、全员参与、一村一品,一场致力于党建红、生态绿、产业强、人才兴、文化浓的乡村振兴示范区大行动正在建德迅速展开。  李家镇李家村塘底自然村原来是石灰石矿区,矿山停产后,一度成为环境脏乱的代名词。怎么办?怎么干?运用丰富的石头资源打造赏石小镇,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李家村找到了方向规范附房、改造鸡棚、美化庭院、拆除棚厕、破除围墙,在赏石小镇目标引领下的党建+五大革命如火如荼。  现在的塘底,废旧矿山修复了,石景公园建成了,村庄景观提升了,老窑洞成了景区,废矿山成了艺品展示地。村里还打造多彩田园景观,推广种植黄栀子、樱桃、油茶等经济作物,实现了村级发展、群众增收、集体消薄、人居环境提升等深度融合。  杨村桥草莓小镇、三都柑橘小镇、乾潭胥江风情、寿昌西湖水街、大同稻香田园、大洋红色印象、莲花戴家民宿,以及星罗棋布的21个果蔬乐园,拼接成一张建德乡村振兴示范区的风景画。  布局优、颜值高、亮点多,有回忆、有故事、有愿景。建德通过基层组织振兴,激活乡村振兴内生动力,立志把乡村的点上盆景建成面上风景,实施八美联动全力推进美丽建德建设,3年计划投资近百亿,目前已完成投资26亿余元。全域呈现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特点,景点、景区、景观三景融合特质,全面推进农耕文化美丽田园、村落文化记忆乡愁、民宿文化新安渔家、好客文化喜迎宾朋4条美丽乡村风景线建设,串起全域229个行政村,打造乡村发展新蓝海。编辑:吴越浙江在线地方中心出品




(www.11rba.com_手机APP下载中心)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11rba.com_手机APP下载中心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探访阅兵训练场外媒记者:盛大阅兵精彩可期 张近东:家乐福未来5年开300家门店,赶超沃尔玛 科技全线熄火银行逆市逞强大盘延续调整 华凯保险剔除华盟公估自称相关人员疏忽致公告迟到 正冲刺更名大学的潍坊医学院迎来新任党委书记 为泄私愤恶意举报他被开除党籍政务撤职 中信建投:对银行的配置建议为中性药价降幅符合预期 人工繁殖第二代江豚满“百天”专家这样说 休闲食品:过节就想“吃吃吃”机构又在提前行动了 华为脱离美国零部件能否生存?任正非这样回应(视频) 奥马电器危机延续:实控人3094万股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谦晟鸿:黄金暴跌打破连阳上涨日内先多后空 正中珠江客户联瑞新材将上会上会前夕变更实控人 博尔顿离职将开启“机会之窗” 大洋电机二股东徐海明违规减持吃广东证监局警示函 被问是否辞职同惹上麻烦的特朗普替约翰逊回答 美元走低避险货币飙升黄金四连阳升上1530油价重挫 控股股东股份大比例质押赛摩电气引入徐州国资纾困 金力永磁:持股6.1438%的股东远致富海拟减持不超3% 15名电竞选手报成人高考:羡慕在读生普遍学历低 持股还是持币过节?私募:国庆前后A股很可能这样走 光线传媒:暂不能透露《我和我的祖国》影片投资比例 豁免关税特朗普政府为何对苹果开了绿灯? 数字金融:趋势与挑战 台宗教组织借“驱魔”施虐26岁女信徒遭踩踏致死 iOS13.1体验:这8项更新不能错过 Mate30电影四摄圈粉大咖 磕磕碰碰半载之后全通教育最终放弃收购巴九灵股权 韩日外长将于纽约举行会谈两国关系将迎转机? 第四届中国杂技艺术节在河南濮阳闭幕 英媒:美国可能推迟约3000万美元的对乌军事援助 宁吉喆:着力促进消费提质扩容破除汽车消费限制 环球时报刊文:索罗斯们为何妄想“打败中国” 蓬佩奥抹黑中国治疆政策外交部:实在找错了对象 全文|9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财政部部长刘昆:严禁各部门铺张浪费大手大脚花钱 现代牙科逆市涨近10%创逾一年高位月内已累涨33.9% 这款纪念币刚推出就被伪造涉案金额超千万(图) 中国金融在线二季度及上半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中国外汇储备余额3.1万亿美元多年来居全球第一 26日资金路线:主力净流出479亿元龙虎榜机构抢筹3股 2岁男童深夜捂着耳朵大哭医生一查原来它在作怪 比利时国王授马云皇冠勋章:为唯一获该等级的中国人 主力资金净流出141亿元龙虎榜机构抢筹6股 王毅谈中国外交:不畏强权不惧压力永不称霸永不扩张 印度一架直升机在不丹坠毁两名飞行员生死未卜 中国海军055万吨大驱与辽宁舰共同出海执行任务(图) 带量采购助推一票制时代到来药企加速剥离药房托管 财政部发文:银行不准隐藏利润这些银行将迎分红潮? 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净亏6亿新西兰元 亚马逊狂推15款硬件 贵州茅台市值近1.5万亿:超多省份GDP业绩增势不减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富瑞予腾讯控股目标价455.3港元 金牛基金经理郝博士:风险?机会?应当如何应对? 大股东溢价认购、更名、拿地正商实业开始 汪铱珃:金原油走势解析及日内操作指南 伊朗总统:若美解除制裁可讨论改动伊核协议 中超控股大股东股权拍卖控股股东中超集团参与竞拍 北京小微企业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启动运营 不断供两家“世界第一”的芯片商宣布力挺华为 “含光”含着什么样的光? 一则消息美股全线杀跌美元 Cramer:弹劾特朗普其实是利好,但现在还不能买入 央行: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增强 31省份养老服务政策全出炉官方喊话扩大供给 MIUI11迎来全量开发版公测38款机型可升级 新大正物业冲击IPO的背后:一场涉黑资产的漂白与救赎 我国首个上市公司跨境路演平台启用 双汇发展吸并双汇集团发行股票将上市经营问题待解 达芙妮午后闪崩暴跌35%上日急飙近27% 大商所:推动铁矿石期权尽早上市 图伊奥内托阿当选汤加新首相前任首相本月去世 财政部将其持有的工行、农行股权10%划转给社保基金 我国明年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基准价上浮不得超过10% 地缘局势紧张黄金上涨力度 大和:九兴控股升至买入评级上调目标价至18港元 任正非霸屏:5G只是小儿科华为还会领先6G 临港新片区迎利好:新建2根匝道计划建设工期15个月 四川乐山大佛景区国庆假期每日限流2.24万人 军工板块走强新余国科涨停 九兴控股逆市涨近4%获大和升至买入评级 透视一周20大牛熊股:数字货币成最火主题 日《防卫白皮书》主张争议岛屿主权韩方强烈抗议 香港推《扫毒2》角逐奥斯卡 10月1日至7日天安门香山周边将有交通管制 十几万游客滞留海外堪称 韩国一油轮爆炸并引起另一船只起火致12人受伤 海信电器回应:正在评估美国调查初步看影响不大 中国中车遭贝莱德减持265.17万股 财政部:1-7月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3492亿元 刘昆回应:养老金发放有保证去年末累计结余4.8万亿 5G加速释放共享计算潜能这支“绩优股”受关注 专家:9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有望回升 报告预计中国消费金融行业至少还有5年高速发展期 不会说话还老脱稿?小泉进次郎联大发言遭痛批 大商所基差交易平台亮相多项安排助力平台稳健运行 中金:从美日经验看带量采购仿制药仍有较大空间 沙特复产重创多头信心油价周二创逾一周最低收盘 传言成真:日本确认北部一重要岛屿消失(图) 中国人寿等巨头筹谋入场互联网保险将大变? 因性骚扰指控西班牙歌唱家多明戈被迫辞主唱职位 三星新款打孔屏设计公布:位置更靠上,孔更小 云晨期货:利好引领EG上涨维持反弹试空思路 香港持牌银行数量增至164家:平安银行华夏银行获牌照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群众游行:10万群众70组彩车行进 英裔前港府高官英美或许会 银联严查收单机构禁止成员及外包机构网销POS机 鄂尔多斯盆地东胜气田新增探明储量442亿立方米 药品带量采购扩围谁是赢家:以价换量能增厚多少利润 深夜突发!蔚来汽车暴跌28%巨亏400亿上热搜 中国进入“两栖攻击舰加航母”时代两舰可配合作战 鲍师傅进入后网红阶段打假工作依旧需要继续 江向阳:公募基金从全到优,新金融业态下呈现新特征 麦当劳将测试人造肉产品BeyondMeat盘前涨超20% 看好中国金融前景星展银行递交设合资证券公司申请 人民日报国纪平:大变局中的中国与世界 徐穆雯:现货黄金震荡 大摩:无论美联储如何应对美元结局都将是下跌! 爬虫业务负责人被查?同盾科技:相关公司为独立实体 周品源:最新黄金走势分析今日黄金操作建议 跑步机荣登吃灰榜首而走步机又是个笑话吗?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累计向北方供水268亿立方米 外媒:为什么很难有《老友记》一样的电视剧了? 茅台成A股奢侈品:半数股民买不起上市以来飙涨243倍 史上最短命的风口:电子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香港持牌银行扩容至164家:平安银行、华夏银行获牌照 媒体:为提振香港经济特区政府用了这三招 新京报:号称奇效的日本“神药”或许只是路子野 纯电动车竞争拼充电便捷度:广汽新能源组建充电同盟 茅台连出大招平抑价格物美超市京城投放万瓶 山西多家银行高管任职资格集中获核准 大和:雅生活服务目标价升至20.6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萃华珠宝:终止1.84亿并购钻明钻石今日股价创新低 邦达亚洲:忧虑缓解经济数据良好美指冲击99.00 我国藏区最高公路桥两河口特大桥建成通车 交通运输部:今年新增ETC用户5396万日均发行60万张 万邦德和多喜爱卖壳均被否本周并购重组过会率仅50% 鑫苑物业通过港交所聆讯还有5家物业公司将赴港上市 麒麟集团曾升逾两年高位现倒跌64% 国家医保局详解中选药纳入医保确保群众享改革红利 宝武钢铁集团获首笔市场LPR定价FTE借款 9月26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盲盒怎么成了“韭菜盒子”? 工行副行长谭炯任贵州副省长(附简历) 证券日报头版:民营经济“台州样本”的“五个一” 雅生活拟接手中民物业标的公司承诺年内净利2.08亿 电商物流“蟹斗”阳澄湖背后:客单价最高达每单50元 5G、一亿像素与19999元:小米推出高端概念机 陈一铭:一夜变天美元冲上99黄金英镑狂泻不止 日国内原油期货跌????伊拟提议组建 恒大否认精装修7折促销:传闻完全不实 超感光电影四摄华为Mate30系列影像性能令人叹服 商务部: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不针对任何国家的企业 复宏汉霖敲钟复星医药开启生物制药新一轮资本运作 快讯:港股恒指跌逾1%失守26000点医药股走势分化 铁矿石期货功能渐显现钢企参与期货交易成潮流 “一猪当关”央行提保持物价稳定重申稳健货币政策 侠客岛:大地产商捐地能否解开香港住房“死结” 江苏常州天目湖高速服务区车辆着火交通单向中断 泰坦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未通过长阳科技申请获通过 央视主播:有颜值聪明又努力这些受阅方队有看头 郑商所:积极提升强麦期货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赶超沃尔玛”:张近东收购家乐福后的五大战略 江西:唤醒“沉睡资产”助推乡村振兴 人民日报:“宣言”系列文章引发热烈反响 “橄榄形”下沉市场:电商竞争新领域 俄海军舰艇在北极被海象撞沉一船科学家落水 关注节后不确定性因素对股指的影响 3000点关口北向资金公私募齐加仓这股资金却在流出 博时基金:主题投资时代如何把握结构性行情 华为终端补洞:供应国产化拓IoT增收生态仍待解 科创板喜闻首份股权激励方案“4折授股”引关注 瑞士信贷:Netflix第三季度收益可能会令人失望 微山湖“拉客”:没进景区被拉5回逛6个景点全假的 易纲:化解金融机构风险要保护普通理财投资人权益 外媒称字节跳动在洽谈出售Topbuzz回应:不予置评 中国潜艇真香:为买第2艘泰军连韩国护卫舰都不要了 曾供货苹果风光无限如今这家日本面板厂凉透了 易纲:目前我国货币政策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平适中 耐克最新财季销售额超预期增长7%:大中华区收入增22% 美电子烟巨头JUUL首席执行官辞职暂停在美所有广告 煤电联动取消电力市场化再下一城 天福9月24日耗资33万港元回购6万股 美国增兵波兰应对俄威胁?美国波兰口径不同被调侃 因违规贷款等齐商银行一天领走10张罚单 波音737MAX缺陷被指低估:多重警报致飞行员难纠错 专家:未来亚洲减贫政策核心应是缩小不平等 中国太保拟发行GDR并将登陆伦交所沪伦通第二单来了 快讯:养殖业板块走强牧原股份涨逾6% 腾讯财付通:严厉打击非法网络炒汇 大兴机场投运北京终端管制中心日均指挥2900架航班 当着美国人的面澳大利亚总理“表白”中国 央行再提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专家:或推动LPR下降 澳总理表示中国应被视作发达国家中方回应 高铁时速76公里相撞实验:车头炸裂但没脱轨 宝宝树被曝裁员后续:创始人欲加盟电子烟品牌 台湾元富证券进军大陆闽台合资新设券商获受理